观看记录清空
    • 视频
    • 资讯

    风情

    2020-02-20 20:37:44家庭亂倫964阅读



    天宇度日如年,终于盼到了周末。满心想着晚上与凯瑟琳妈妈——这个性感娇艳的西方美妇成其好事,却不料发生了一段小小的意外。性吧首发


      原来,从初中到高中,有两个小姑娘一直爱慕着天宇,一个叫莫丽雯,一个叫唐慈安,俱长得玲珑秀美、婉约可人。两人是要好的闺蜜,同时也是“情敌”,都爱天宇爱得奋不顾身、死去活来的。天宇对她二人的心思心知肚明,在她们面前一向彬彬有礼、谦和大方,但只要她们一有所表示,便总是顾左右而言他,从不肯有一丝轻佻放肆。课堂上递纸条、发短信,天宇都一笑了之,从不做回应;篮球场上,两人是天宇最忠实的粉丝,常常站在场地边上,充当最耀眼的拉拉队员,从头到尾一直高呼着“盖天宇——加油!加油——盖天宇!”,搞得天宇多少有些尴尬,别人都的笑她们,觉得这两个女生“花痴”的有些露骨,二人却满不在乎,依然我行我素。两人私下约定,无论将来天宇考上哪所大学,她们也要追过去,死缠着他,终有一天非他不嫁!天宇自从与家中诸美妇有了肌肤之亲,借着阴阳调和的滋润,更显得英姿飒爽、健美俊朗,且学习成绩名列前茅,两个正值青春期的懵懂少女更是看着眼里,急在心上,真有些垂涎欲滴、欲罢不能的感觉。在她们心里,天宇是世界最完美无缺的男人。说实在的,天宇对她们并非不动心,只是不敢动心。偌大的家族产业需要他用心经营,虽然他自负绝顶聪明,但毕竟年轻,心里没底。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上国内一流大学,认真学习经济管理,然后出国深造,等有了雄厚的专业实力,才能完全掌控集团,使其在自己手中继续发展壮大。最关键的是,与家中各位长辈女眷们有了那样的事,外人也很难接受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只能忍痛割爱了。莫丽雯和唐慈安的家人都清楚女儿对天宇的痴迷,也都委婉劝阻过:人家是亿万家产、蜚声海外的大集团少董,是眼高于顶的人物,就别痴心妄想了,好好学习,将来找个门当户对的就行了等等。二人哭闹了几回,却说什么也不肯放手,她们的父母见如何苦劝也无济于事,只得顺其自然,不再做口舌之辩。


      当天下午放学后,天宇正想上车回家,莫、唐二人又像往常一样,追了过来,拦住他不放他走,一会儿说一块儿去看电影,一会儿又让天宇陪她们逛街,百般磨缠之下,天宇忽然灵机一动,便让司机小李等一下,遂对她们说道:“丽雯、慈安,要不这样,我请你们……”


      “怎样?”话没说完,二人便兴奋的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,在她们印象中,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次。


      “我想邀请你们,到我家吃晚饭,可以吗?”天宇微笑着缓缓说道。


      两人心都要蹦到嗓子眼了,快速对视了一眼,不约而同地点点头,心里顿时都乐开了花!


      上了车,天宇给妈妈打了个电话,说明有两个女同学要到家里来。放下电话,丽蓉心里嘀咕着:从来没把同学往家里领过,今天这是怎么了,竟还是两个女生?遂吩咐厨房晚饭搞得丰盛些。


      路上无话。车停靠在大门口,几个人下了车,莫、唐二人放眼望去,心里不禁欣羡不已,没想到天宇的家环境如此优美,别墅如此豪奢阔气,堪称是蔚为壮观呀!进入厅堂,两人更是眼花缭乱,心里啧啧惊叹,却都不愿过于表露,步履轻盈而又不乏矜持的随天宇来到了三楼。


      丽蓉袅袅婷婷的站在三楼的廊道口迎接,脸上笑盈盈的,显得端庄素雅、和蔼可亲。


      “这是我妈妈!这是我的同班同学——莫丽雯、唐慈安!”天宇给她们相互介绍着。性吧首发


      丽蓉上下打量,两个少女如琬似花、体态婀娜,娇嫩得如同两颗水葱儿似的,心中不禁暗暗赞赏。


      “阿姨好!”二女甜甜的笑着,向丽蓉点头问好。


      “好好!欢迎你们到来!”丽蓉微笑着说道:“千万别局促,一定要像到自己家一样!小宇,先带人家随便转转,晚饭好了叫你们!”


      天宇带着二人在楼上各房间随意参观着。来到琴室,莫丽雯一时技痒,掀起了琴盖,端坐在钢琴前,然后回头看了看天宇。见天宇微笑点头,她便玉指轻敲,空灵如流水般的琴声顿时在屋内回旋流转起来。看着莫丽雯娴熟的弹奏,天宇与唐慈安在一旁闲聊,唐慈安说道:“天宇,真没想到,你妈好美啊!气质也好!”


      “是吗?”天宇说道,心想:待会儿见到姑姑她们,你们就会知道,这里是个美人窝哩!


      从琴室出来,正要下楼,恰逢丛珊和萧若霜迎面走来。天宇迎了过去,站到二人中间,向莫、唐二人介绍:“这是我大姑姑,这是我伯母!”说着话,有意无意的,两手分别在两妇人臀胯上摸了一把,动作虽小,但却明明白白,一下子被莫丽雯和唐慈安看到了眼里!二人心里咯噔一声,惊呆了!仿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,刹那间面红耳赤,脑子里一片迷茫。


      丛珊和萧若霜都狠狠瞪了天宇一眼,还是丛珊反应快,马上换了笑脸说道:“哟!好标致的两个小姑娘!是你的同学吧小宇?”莫丽雯和唐慈安这才警醒过来,连忙结结巴巴的两妇人问好。


      从此刻起,莫、唐二人一改刚来时的新奇和活跃,变得忧郁消沉了。


      吃过晚饭,天宇派车将她们送走,之后返回了三楼。刚一进房间,丽蓉便说道:“小宇,不对劲儿呀?开始还好好的,两个小姑娘兴高采烈的,怎么吃饭时都默不作声了,笑的也都那么牵强,像变了个人似的?”


      “别管她们,爱咋地咋地!”


    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丽蓉追问道。


      天宇看了妈妈一眼,遂将二人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,接着说道:“长痛不如短痛!我早就知道她俩都很喜欢我,可……,咱们家不可能接纳她们的。真的和她们中的任何一个结了婚,就咱们家彼此间这种‘特殊关系’,她们要知道了,非疯了不可!还不如趁现在彻底打消她们的念想,省的以后麻烦。”


      “噢,原来是这样,你这也算是苦肉计了,不过……小宇,你想过将来没有?总不能一直在我们几个女人圈里厮混吧,你总要明媒正娶一个做老婆,要传宗接代的!”


      “着什么急呀,我年纪还小呢!再说了,妈,你也清楚,姑姑、伯母、婶婶以及芷灵,都和我没有血缘关系,就不能给我生一个吗?大门一关,谁管这等闲事?”


      “住口!”丽蓉厉声说道:“不是说过不要再提这事了吗,怎么还说!”


      “哦……对不起,一着急给忘了……”天宇赶紧说道。


      “以后在家里一个字都不许再提!要说到外边说去,到北边山根底下说去……懂吗?”


      “懂懂!”天宇连连答应着,猛然想起了什么:“妈,差点把正事耽误了,我和玉蓉妈妈不是还要……?”


      丽蓉扑哧儿一笑道:“你呀,就这种事记得牢!都说好了,一会儿你就可以去赴约了,她等着你呢!”


      “好妈妈,要不……”天宇嘿嘿一笑道


      “嗯?坏小子,想说什么?”


      “我的意思是……这会儿天还早呢,要不,先和你大战几百回合!怎样?”


      丽蓉浪不羁儿一笑道:“怎么?又想妈妈的肉洞洞了?”


      “想想!天天想!做梦都想!”


      “妈妈也想你大肉棒棒,不过……还是省点力气吧,你的凯瑟琳阿姨可是西方女子,欲望强着呢,体力也好,小心你招架不住!”丽蓉慢条斯理的说道。


      “放心吧妈,您儿子也不是吃素的,一定会把她摆治的服服帖帖的!”天宇一拍胸脯说道。


      再说凯瑟琳,她吃过晚饭便回到了“牡丹亭”。几天来,她和天宇一样,也是如坐针毡,只嫌日子过得慢。所不同的是,她既兴奋期待,还有些忐忑不安。从小的西方教育方式,使得她对乱伦的概念很模糊,并不在意什么长幼之别、亲疏之分。但她终究属于较正统的一类,心里多少还有些不踏实。这种矛盾的心理导致她几天来食不甘味、寝不入睡。


      堪堪到了周末,与丽蓉商量好的时刻已经到来。她顾不得再想别的,性吧首发那熊熊燃烧、饥渴的几乎濒临绝望的欲望使得她如同着魔一般,脑海中尽是天宇高大矫健的身影。


      一回到房间,她便精心洗漱了一番,又将腋毛和腿毛细细刮了一遍,浑身上下喷了香奈儿5号,穿一袭鲜红色的棉质睡袍,斜靠在宽大舒适的床铺上,手持一本时尚杂志,意马心猿的看着,等待天宇的到来。


      “砰砰砰!”敲门声响起。


      凯瑟琳猛地坐了起来,犹豫了一下,随即快步走出卧室,来到客厅门前,稳了稳心神,迅速将门打开。


      “干妈……”天宇叫了一声。


      “小宇,你来了,Come in!!”说着,凯瑟琳侧身将天宇让了进来。


      走进客厅,天宇连头也没抬,回身便将房门反锁。转过身来,发现凯瑟琳正含义不明的盯着他,脸上似笑非笑,站立在客厅中央一动不动。


      “玉蓉妈妈,为什么这种眼神看我……”刚说到这,凯瑟琳突然扑了上来,猛地搂住他,眼睛微微闭合,性感诱人的红唇一下子便堵住了他的嘴。天宇顿觉大股香风扑面袭来,有诱人的熟女体香,还有种无法形容的梦幻般的异香。


      他猝不及防,霎时间脑子一片空白,只感觉一条灵巧如蛇的香舌已滑入口中,拼命的缠裹着、吸吮着自己的舌头,甜美炙热的口气让人眩晕,柔软灵活的舌头让人浑身酥软。


      天宇心头疯狂震颤,一种从未有过的强烈的兽欲瞬间由丹田直冲脑海。他随即回过神来,双手疯狂而慌乱地撕拽着凯瑟琳的睡袍,凯瑟琳也疯狂的拉扯着他的衣服,顷刻间,两人俱都赤条条一丝不挂了。天宇仔细看去,他无论如何没想到,平日端庄沉稳的凯瑟琳,扒去了衣物,竟然如此成熟性感,简直熟透了,甚至有些夸张的意味:高大的身躯,雪白的近乎粉红的肌肤,胸前两坨巨乳颤巍巍硕彭无比,两颗深性吧首发红的大乳头跃然翘立着,纤细的腰肢,平坦的腹部,宽宽的臀胯,小腹下深褐色的阴毛密密麻麻,遍布两腿之间,将妙处掩盖的密不透风。两条修长的美腿赫然屹立,尤其是上半截丰满粗壮的大腿,更显得粉白透明细嫩……凯瑟琳也在打量着天宇,没想到外表俊秀的小伙子脱光了,身材竟然锻炼的如此标致健美,尤其是乌蓬蓬阴毛中那突兀坚挺、气势汹汹的大号阳具,看得她眼中喷火,呼吸顿时变得急促起来!


      突然,她一下子跪到了天宇面前,双手抓住肉棒,毫不迟疑地,猛地一口含住大龟头便吮吸起来,力道之大,刺激得天宇差点射出来。他急忙稳定心神,小心翼翼的配合着她,挺动肉棒在她的口中进出着,一边迎送着,一边心中暗道:天呢,真让妈妈说对了,西方女人果然放得开,丝毫没有东方女子的羞怯与婉约,直来直去,不给人一点喘息之机。


      凯瑟琳口交了一会儿,站起身来,双手一推,天宇脚下一软,扑通一声坐到了沙发上。随即,凯瑟琳抬腿便跨骑上来,扶住肉棒,对着两腿间密蓬蓬的阴毛中试着戳弄了几下,然后肥臀缓缓下沉,蓦然间,天宇感觉到大龟头被一个湿淋淋的肉环紧紧的套住,只见凯瑟琳深吸一口气,再用力向下一坐,“嗞”的一声,肉棒被整根吞没。


      凯瑟琳“啊!”的一声尖叫,紧接着,口中喊道:“my God……噢!”之后,便开始一上一下地套弄起来,大起大落之间,嘴里也不停的嗷嗷直叫,偶尔喊出几句汉语,有时夹杂几个英文单词。


      “啊……舒服……美妙极了……啊……I……I can't help it(我忍不住了) ……”


      胸前两团巨乳剧烈摆动着,看得天宇心惊肉跳、眼花缭乱!急忙一手捉住一个,奈何乳房体积太大,无法完全掌控,只得抓住一部分,使劲的揉捏着,或用手指夹住乳头微微用力捻动着。


      凯瑟琳疯狂的套弄了十几分钟,渐觉高潮来临,又大力起伏了几下,屁股一抬,脱离了肉棒,茂密阴毛掩映的穴道中淫水飙泄,使得她一下趴伏在天宇怀里,肥硕的大奶子死死抵着他的胸膛,双臂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,身子颤动着,嘴里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……久违的起死回生般的淋漓畅快,让她感觉快要飘起来了!


      天宇没想到凯瑟琳第一波高潮这么快就来临了,他挪动了一下身子,将她放倒沙发上,站起身来命令道:“玉蓉妈妈,该我进攻了,快点趴下!”凯瑟琳扭项回头,懵懂的看着他。


      天宇不禁一笑:“呵呵!没听明白吗?我让你跪下!”说到这,他又一转念,“算了,您直接跪地毯上得了,地方大,玩儿的开!”


      凯瑟琳这下明白了,匆忙趴到了厚厚的紫红色地毯上,天宇跪到了她的身后,双手扳住她宽宽的臀胯,朝自己一拉,刚刚好!由于凯瑟琳身材高大,且腿很长,这种后入的方式使得两人的阴部基本在一条水平线上。不过,天宇却不急于肏屄,好饭慢慢吃,他要先细细观赏一番。


      使他颇为惊异的是,凯瑟琳的两瓣肥臀竟然如此之大,看样子比外婆柳慕青的屁股还要大一圈。灯光照耀下,两瓣大屁股显得那么浑圆肥硕、明亮雪白,扒开深壑般的臀沟,暗红色的菊花洞被层层褶皱紧锁着,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。再往下,拨开浓密的深褐色阴毛,那隐蔽的阴穴终于暴露在眼前,目测了一下,骚穴从顶点到尾端,足有十几公分长,两片宽大肥厚的深红色大阴唇已完全扩展开,如两扇门户,里面是酥润鲜红的穴肉,凸起的阴蒂探头探脑的翘立着,经过第一轮的奸淫,阴道口像小嘴一样已完全张开,仍饥渴地向外慢慢流淌着“涎水”……天宇心中暗道:好一个烂熟的大浪屄哟!急忙俯下身子,将头拱进臀沟内,在骚穴内吮吸舔弄起来。


      凯瑟琳急不可待的叫喊着:“……honey……乖小宇!快快……come on……!”一边款款扭动着肥臀。


      天宇一看,他的洋妈妈又等不及了,急忙立起身子,这次,他也不用手扶,挺动着肉棒凑近了骚穴,大龟头刚刚卡进穴口,凯瑟琳向后猛地一撅大屁股,大肉棒“噗嗤”一声便插了进去。真是迫不及待了呀!天宇心想。他急忙手扶肥臀,大力抽插起来,凯瑟琳则尽心竭力的配合着,两人相互迎合着,节奏掌握的恰如其分。


      看着眼前这匹雪白高大的“大洋马”被自己尽情奸淫着,那种无比兴奋的豪迈之情无以言表,他抽插的越来越狠、越来越快,“啪啪啪啪!”小腹飞快地撞击着肥臀,雪白的大屁股泛起阵阵涟漪,再侧脸观瞧,凯瑟琳胸前两只巨乳随着肉棒的大力肏弄,也跟着剧烈晃动、疯狂摇曳,不禁心中惊叹:这真可谓是“乳波臀浪”了!


      就这样又肏了十几分钟,正在哼哼唧唧吟唱的凯瑟琳突然间变了腔调,声音急促的尖叫着:“……小……小宇……my son……快快……快!妈妈……妈妈要……噢……I am lost(我失去了)……I”


      天宇一听,遂振奋精神,更加凶狠的抽插,又肏了几下,感觉阴道猛地紧缩几下,凯瑟琳急促的怪叫两声,瞬间骚穴内有一阵激流涌动、波翻浪涌,天宇猛地一下将肉棒狠狠地插到最深处,然后死死地抱住她的大屁股再不松开……过了一会儿,天宇放开手,将肉棒猛地向外一抽,“哗啦”一声,大股淫液流淌出来,弄得地摊上湿滑一片。


      天宇站起身,拍拍她的大屁股:“干妈,起来了!”凯瑟琳刚艰难的站直了身子,天宇一弯腰,一手搂腰、一手抱腿,“嗨”的一声,便将她横抱在胸前。


      凯瑟琳惊呼道:“小宇,你……你很大的力气啊!”天宇抱着她朝卧室走去,一边低头笑呵呵说道:“咱们到床上去,我再好好搞你,搞死你……嘻嘻!”


      “你要搞死我……?!”凯瑟琳奇怪的问道。


      天宇哭笑不得:“好妈妈,这是比喻,意思是继续Fuck,让你快乐得好像死去一样!”“哦哦!我明白了,我很喜欢!……好吧,你搞死我吧!”凯瑟琳娇羞满面的说道。


      天宇心想:到底是匹大洋马,这种含蓄隐喻的中国调情方式她还不适应,算了,还是只管使劲肏吧,把她肏的服服帖帖的,以后再慢慢调教她,让她慢慢接受东方的性爱艺术。


      来到卧室,将凯瑟琳轻轻抛到了床上,天宇不由分说,便扑性吧首发了上去,压在软绵香滑的肥白肉体上恣意揉摸搓按了一番,接着,便狂野地分开她的大腿,又将肉棒插进了毛茸茸的骚穴中。


      就这样,两人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姿势,不停更换着交媾的地点,不停地辗转腾挪、你上我下的翻滚着。床上、床下、沙发上、桌子上、浴室里……只战的挥汗如雨、天昏地暗!


      天宇将在其他几位美妇身上得来的经验现学现卖,尽情的发挥着。二人也不再语言交流,只顾疯狂的交媾着,或啊啊大叫,或哼哼呻吟,或吭吭喘息。


      直战到凌晨五时左右,凯瑟琳前后竟高潮了八次,期间,天宇在她高潮第五次的时候射了一回,不过五分钟之后,肉棒又硬挺起来,便接着再干。到了最后,凯瑟琳再也招架不住了,遍体都是晶莹的汗水,浑身上下软烂如泥,浓密的阴毛被不断丢射、流淌的淫液骚水浸润的黏糊糊、湿漉漉的,打着卷粘在了一起,骚穴更是被肏得红肿紫涨、泥泞不堪!她再也无力喊叫,只是软绵绵地抬起手来回摆着,做着缴械投降的姿势,嘴里颤微微喘着说道:“……Stop……Stop!小宇……乖儿子……干妈我……我不行了,别……别再干了……”


      “不行啊干妈……我还没射精呢!你……你再撑一会儿……我马上……马上就……”


      天宇一边粗重地喘息着,一边继续大力抽插着,突然,他喉咙间如撕裂般闷哼了两声,拧眉瞪目,牙关紧咬,肉棒又飞速抽插了几下,最后死命的将其插入阴道最深处,大股精液激射而出,直射的凯瑟琳浑身如过电一般剧烈抖动着,嘴里嗷嗷嘶吼两声,双臂一摊,两腿一蹬,便再也不出声了。


      这场大战,天宇着实累得不轻,睡到第二天吃中饭时才睁开了眼睛,他不愿打扰凯瑟琳,轻轻给她掖了掖被子,便穿上衣服,走出了“牡丹亭”,信步来到廊道边的护栏旁。低头朝下看了看,厨房的佣人们正忙忙碌碌地准备饭菜。


      碰巧丽蓉也在楼下,正举目向楼上观望,母子二人目光交汇,丽蓉狡黠的一笑,招手说道:“小宇,你不用下来了,一会儿让他们把饭给你送到三楼客厅!”


      天宇回到三楼,不大会儿工夫,佣人们端着饭菜送了过来,丽蓉也跟着上来,坐到天宇旁边,对佣人们说道:“都下去吧,这儿没你们的事了。”看着佣人们都下楼去了,才转过头来,嘻嘻一笑说道:“宝贝儿,这回可亏大发了吧?”


      “怎么了妈妈,我亏什么了?”天宇懒懒的笑道。性吧首发


      “还嘴硬!你没照照镜子,脸上连点血色都没了!老话说的——贪嘴不顾身!喏,这是特意给你准备的,好好补补!”丽蓉说着,指了指桌子上的几个碗碟:“看,山药炖牛腩、鲜贝冬瓜球、杜仲炖子鸡、生地百合粥……多吃点,吃完了接着休息。我和她们几个商量好了,今天晚上你自个儿睡,谁也不准来骚扰你!”


      “妈,你也太小题大做了,你摸摸看,又硬了……”说着,便拽着丽蓉的手朝自己裆部摸去。


      丽蓉扑哧一笑,甩手挣开了:“臭小子,别显摆了,太逞强了不好,要懂得爱惜身体,细水长流才能长久,懂吗?”


      回头再说凯瑟琳,她几乎一天都未起床,直睡到下午四点左右才醒了过来。起床后洗了个澡,又仔细梳洗整理一番,方才走出房门,上至三楼来找丽蓉。


      姐妹俩见了面,凯瑟琳兀自羞答答,一副难为情的模样。丽蓉调笑道:“哟,玉蓉妹妹,看你容光焕发的样子,病好得差不多了吧?呵呵!恭喜恭喜!有什么可害羞的呢,以后的‘好日子’长着呢,嘻嘻!”说着,拉住凯瑟琳的手,二人紧挨着坐到了沙发上。


      “战果如何?小宇还行不?”丽蓉狎笑着问道。


      凯瑟琳扭捏着张口说道:“别提了,现在想想都害怕,小宇……实在太厉害了!我感觉特别……特别幸福……!”


      “那……他这儿东西呢?大不大?”丽蓉朝两腿间指了指,淫兮兮问道。


      凯瑟琳脸一红:“大,很大!和电视上黑人的东西差不多,还很……很硬,我高潮了三四次,他还不射……”


      “妹妹,小宇很爱你,很偏心啊,和我们从来没有做过这么长时间,唯独对你,竟然干了一夜啊,我都有点……嫉妒了,呵呵!”丽蓉笑嘻嘻说道。


      听了这话,凯瑟琳脸上顿时洋溢着喜悦兴奋之情,她反手拉住丽蓉的胳膊,柔声说道:“丽蓉姐姐,放心吧,我也会很爱小宇的,还有你……!”


      “你爱小宇就行了,呵呵,不用爱我……”丽蓉正说着话,凯瑟琳突然双手托起她的腮帮,对着她的嘴亲了过来,手也极不安分的开始抚摸着她胸前的乳房。丽蓉无论如何没想到凯瑟琳会有如此举动,她的嘴被堵着,“呜呜呜”的说不出话来,只得竭力躲闪着,终于摆脱开了,腾的一下站起身来,赶紧跨步躲到了一旁,身子微微抖动着,满面羞红:“……玉……凯瑟琳!你……你干什么……?!”


      凯瑟琳也站了起来,色盈盈一笑:“姐姐,你害怕了吗?”


      “不是害怕,你怎么会……?我,我是女人啊!”丽蓉说着,心里兀自突突乱跳。


      此时,凯瑟琳脸上露出少有的淫靡之色,曼声说道:“女人?女人和女人就不行了吗?好姐姐,你这么美丽,又很干净,我看着很喜欢……”


      “不不……”丽蓉手足无措的说道:“我可从来没有这种想法,你……不要乱来!”


      凯瑟琳慢慢走到她的面前,丽蓉心里一紧,接着想躲,却被她一把抱住了。


      凯瑟琳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:“姐姐,我很爱你,第一次见面,我就感觉你很亲切!我也从来没对女人产生过这样的想法,唯独对你……小宇的女人太多了,以后会更多的,他顾不过来……姐姐,我也可以让你……高潮!”性吧首发


      听到这,丽蓉头轰的一声,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。但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,就被凯瑟琳拥裹着进入了卧室,轻轻一推,将她放倒在了床上。丽蓉本能的想反抗,可脑子里莫名升起一种怪异、新奇的意念,折磨得她心乱如麻,有点恐惧,有点紧张,还有些许兴奋……我是不是变态呀!丽蓉突然有了这个想法。但凯瑟琳却不容她多想,看到她并未拼命挣扎,便十分利索的将她的裤子扒了下来,连内衬的毛裤也给扯了下来,下身只剩下了蕾丝裤头,凯瑟琳还要往下脱时,丽蓉一把拽住了:“别别……真的不行……!”


      凯瑟琳却不肯轻易收手,还是固执的撕拽着,将她的裤头扒了下来,接着,不由分说,埋头她两腿之间,冲着小穴舔弄吮吸起来。


      “……啊啊……啊!妹妹不要……我……!”丽蓉无助的喊叫着,肥臀却不由自主的向上微微抬起,她忽然感觉到,眼前这位洋妹妹的舌技竟然如此之巧妙,如此之高超,舔得她万分舒坦、无比快活!


      凯瑟琳埋头用心‘工作’着,片刻之后,丽蓉终于忘记了羞耻和难堪,爽得她连连娇呼道:“……噢噢……噢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太太……太舒服了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好妹妹……凯瑟琳妹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!”


      又舔弄了一会儿,凯瑟琳放弃丽蓉的骚穴,舌尖转移了目标,直攻丽蓉紧缩小屁眼儿。刚舔了几下,只见丽蓉猛地双腿紧绷,大屁股突然抬起,骚穴中淫水“嗞”的一下射了出来,凯瑟琳淬不及防,被射的满脸都是,她顺手扯过枕巾擦拭着脸上的淫水,抬起头笑吟吟望着丽蓉:“姐姐,怎么样?舒服吗?你的水好多呀!”


      丽蓉满面绯红:“玉蓉,你……真是个顶尖儿的骚婆娘!”性吧首发


      “什么是‘骚婆娘’?”


      “就是淫荡的意思,不止淫荡,还很……变态!”


      “呵呵!”凯瑟琳浪笑着说道:“你和我都很淫荡,但不是变态!”说着,起身下床:“昨天晚上太累了,不能好好陪姐姐玩了,改天吧……用中国话说,咱们俩‘乐一乐’!”


      凯瑟琳离开后,丽蓉回味了很久,她做梦也没想到,自己竟然和一个女人搞在了一起,还是个外国女人。如果小宇和其他几个妇人知道了,会怎么想呢?这个凯瑟琳,外表冷艳高贵的样子,骨子里却如此怪异!




            【完】


    RSS订阅 - 百度蜘蛛 - 谷歌地图 - 神马爬虫 - 搜狗蜘蛛 - 奇虎地图 - 必应爬虫

    538ricom@gmail.com   icp123

    © 2020 aagbbbbg.com Theme by 亚洲AV成人在线